中美差异:移动医疗「移」到哪儿了?

2015-11-24 15:24 来源:全球医生组织北京代表处 作者:
字体大小
- | +

「试着对比中美专家关于移动医疗的理念和实践。归纳一句话:中美专家对于移动医疗的认知和实践,差距天壤之别;关注点南辕北辙!」

本想集中精力汇报参美国 2015 移动医疗年会的感想,看到微信转发《院长说真心话》的内容,段涛院长、王杉院长以及春雨创始人张锐各自表述什么是「移动医疗」等等。于是,试着对比中美专家关于移动医疗的理念和实践。归纳一句话:中美专家对于移动医疗的认知和实践,差距天壤之别;关注点南辕北辙!

几年来一直通过参加诸如「移动医疗年会或论坛」等专业活动,密切关注移动医疗领域的动态和前沿进展。目的是希望寻求以下问题的答案:

1. 移动医疗「移」到哪儿?它关注什么?

2. 移动医疗方法或技术有什么突破性进展?除了可穿戴设备、远程监测技术外,还有哪些新鲜玩艺儿?

3.「移动医疗」是非常严肃认真的事儿,那么,政府监管机构对此事的态度,以及医疗保险机构的观点又是怎样的?

4. 患者的需求或健康人的期望是什么? 移动医疗服务模式、技术、产品为他们带来了什么益处?这是需求和期望才是推动移动医疗事业发展的「定海神针」。

带着这些问题,年年参加会议和交流、次次获得新知识、处处感觉新思想。

明确阐述「移动医疗」的核心和重点是什么?

今年的移动医疗年会开幕式主旨演讲有三位嘉宾。他 (她) 们分别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管理局局长、美国老年协会 (AARP) 总裁和美国护士协会 (ANA) 主席。他们对移动医疗的观点明确,也进一步阐述了各自关于「移动医疗」的核心和重点关注领域。

FCC 强调,无线通讯技术的发展历来是推动社会生产力进步的体现,今天也同样是实现移动医疗服务的技术保障和必要支持。

AARP 认为,移动医疗最具有实际应用环境的是老年群体。如今美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每天有超过 1 万人跨入 50 岁+的老龄群体。在未来 5-10 年内,这些老龄人口中超过 50% 的人要么是各种慢病患者,要么是需要维持健康的正常人。而今后的老龄人对于移动通讯技术和智能化工具已经不再陌生或避而远之, 他们完全接受有效的移动远程医疗服务和健康管理模式。至今,通过移动和远程医疗服务,约 68% 的美国老年人减少了住院时间,仅此一项就有力地说明了移动和远程医疗服务模式发展的核心动力和重点应用领域。

ANA 的观点是:目前美国有 340 万执业护士,与他 (她) 们在传统医疗服务体系中一样,在移动和远程医疗领域也发挥着不可缺少的作用。特别是掌握了远程通讯技术和智能化工具的执业护士和健康管理人员,他 (她) 们是拓展移动医疗的主力军之一。ANA 将移动医疗服务集中在老年人群、健康人群以及患者康复和家庭关怀领域。

依据他们的经验,移动和远程医疗服务提高了医患之间的交流效率,进而改善了疾病的诊疗效果。与此同时,88% 的执业护士已经拥有智能手机或便携式远程通讯工具,这就是推进改革现有医疗服务模式——引入移动和远程医疗的客观基础。

上述三位主旨演讲嘉宾从医疗服务模式和大健康管理领域,均阐明了移动医疗必将推动今天医疗保险体制和服务模式的变革。他们既有宏观视野,也有具体循证依据,他(她) 们在脚踏实地引领着美国移动医疗事业前行。

对比中方专家关于移动医疗代表性的观点 (这里暂且不谈政府决策机构的观点,尽管很重要,但也很无奈),院长们认为应将移动医疗与医院切身利益——医疗质量互相关联起来。医疗实践的中心是质量和安全。因此,移动医疗的基本原则是医疗质量(这基本上是没有梳理清楚什么是「医疗」,什么「移动医疗」的基本概念。保障医疗质量是所有医疗行为的根本,但是什么是可移动的医疗服务呢?)。

此外,医院对于移动医疗服务模式的关注点不同,还没有核心动力。目前认为移动医疗服务模式提高不了收入 (政府也没有明确费用标准参考!)、解决不了医院规模扩展和科研等现实问题 (这些观点似乎是与「移动医疗」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在医疗服务模式方面,中美医学专业观念的差异越来越明显:中方医院决策者和医生仍认为医疗服务是以医院和医生为主,医生是医疗服务核心的裁决者。因此,无论线上或线下的移动医疗模式仍应当以医生和医院为中心。这似乎把医疗服务的主体对象——患者群体至于被动服务状态,而非美国和国际医学界早已形成的普遍共识——患者参与自己的疾病诊疗和健康管理的新思想和新观念。

再回到本届移动医疗的开幕式讲演内容,开幕式还邀请了四位企业代表。他们是美国高通集团的高通生命项目 (Qualcomm Life) 首席医疗官 (CMO)、梅奥医疗中心医疗总监 (Medical Director),辉瑞制药公司全球健康项目副总裁 (VP),以及 IBM 全球医疗健康管理项目首席护理专家 (Chief Nursing Officer)。

他们从各自成功的商业模式和全面健康服务理念上进一步诠释了移动和远程医疗、人口健康管理的重大意义。在盈利的同时,改变医疗服务体系(While making money, changing the health care system)。

高通的互联网医疗 (IoMT) 项目让医疗服务更加智能化。他们已经将医疗服务流程整合到芯片和智能化硬件里,制造出智能化可穿戴设备和医疗监测仪器等。把互联网医疗拓展到疾病的个性化诊断、精准治疗和医疗健康信息一体化。IoMT 项目中仅医疗健康信息大数据就已经覆盖了全球 38 个国家的 1930 所医院的信息等。

IBM 全球医疗健康管理项目更是将移动模式提升到改变医疗服务碎片化的实质问题上来了。他们的观点是医疗服务与健康管理应当是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享受到最佳服务,移动医疗是成本最小的服务模式。因此,IBM 致力于装备医护专业人员,让他们更加移动智能化,IBM 的最终目的是让技术隐身化 (invisible) 而强调应用技术的便捷和舒适感。

著名的梅奥医学中心商业模式:我们在努力改变现有医疗服务系统的同时,从新考虑如何关照现在的健康人群。因此,梅奥医学中心已经投资资助了 270 个创新项目、600 多项试验,探索与患者交流的新模式——移动远程医疗和健康管理测试超过 1 万多小时的时间。我们的结论是:「关注所有人、而不仅仅是患者;关注健康、而不是疾病诊疗「。正如梅奥医学中心创始人 William Mayo 所说的那样:「最好的医疗服务是尽可能不需要医生。」

对比而言,国内医院主管、互联网专家或企业精英们关注的则是纯粹的「商业模式」和运营。院长们认为 「移动医疗除了烧钱,一切都看不懂」;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商业模式往往显示的是十几万医生注册的网络平台,藉此来耕耘所谓的「网络轻问诊」或开发慢病管理等所需要的可穿戴设备或工具。

最为蹊跷的是医疗信息化的泛化概念和应用,认为有了患者数据、有了医生注册资源,一切就会顺理成章地开展起来」互联网+移动医疗「。这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移动互联网+医疗的认知水平,必将拖累中国的移动和远程医疗事业真正的腾飞和发展。

编辑: 陈静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